85度c小說網
用戶登錄
您的位置: 小說線上看 >男生小說 >玄幻奇幻小說 >五零後記事 >第275章人設,就是用來毀的

第275章人設,就是用來毀的 (1/1)

小說: 《五零後記事》 | 作者: 圈地養膘 | 更新時間:2019-06-12 15:34 | 本章字數:3206

看著頗有些咄咄逼人的陸不平,佟睿終於開口了,不過他交談的對象卻是雲舒。

若是往常,哪怕他有無視陸不平的資本,佟睿也不會給人以話柄。

但顯然,陸不平的建議佟睿不能接受,甚至不想和他浪費唾沫。

「薩滿大人,您也認可了陸執事的這個決定嗎?」

雲舒看著佟睿,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太多了,連巴圖魯都有些心力交瘁,顯得蒼老了幾分。

但和他只差著一二歲,也八十一二的佟太爺,臉上的老年斑似乎還少了一點,看起來甚至胖了一些。

若不是雲舒可以說是過目不忘,她還以為半年前那個乾瘦老頭子是她的幻覺呢。

她下意識集中精力,在這麼多人的呼吸、心跳聲中鎖定住佟太爺的,「砰砰砰」的有力心跳比他孫子佟建業聽起來還要健康。

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、心寬體胖,還是別的?

雲舒聽到佟睿開口,臉上終於帶上了幾分嚴肅,看起來似乎還是很尊重這位前族老的。

「陸執事是和我商議過,聽過陸執事的種種考量,我對這個審判結果表示認可。我先前認為應該沒必要解釋,但顯然,我錯了。」

只不說聽著薩滿大人睜著眼說瞎話的陸不平是什麼想法,但除卻佟睿,先前開口的人皆一臉惶恐。

伴君如伴虎!

雖然雲舒廢除了尊主之位,甚至她說過連薩滿這個身份,以後也有可能不再姓金。

但以她的實力和聲望,說她是長白村的女王也一點不為過。

尊主到底還有八部族長和出身八部的文守、武守這些左右臂膀進行商議,若是尊主軟弱點,其他人甚至可以決定長白村所有的大小事宜;

但如今,薩滿大人擺明就是要弱化族長甚至文武守山人的影響力,甚至部族的差異。

雖說是族人公共選舉出來的的十二位執事,但有一半是她的腦殘粉,且連尼楚賀大人都選擇走心了,其他人的行事還不是全部聽令於她。

薩滿大人,是代行神意的使者,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有錯?

她錯了,豈不是就是說神錯了!

想到這一點的長白村守山人紛紛站起,連六位榮譽執事也不例外。

「請薩滿大人原諒我等愚昧!」

不得不說,長白村的人絕對是虔誠的信徒,可惜,這份虔誠信仰不是給她的。

雲舒「看著」在這些人頭上冒出來的光點一大半往半山腰的神廟飛去,只有幾個落在她的眉心,就有點無語,還有點羨慕嫉妒恨。

除了將一部分山神靈性轉嫁努爾哈赤身上外,祂就沒幹過什麼正事。

雲舒頭一回覺得,金家人果然就是干神棍的料,否則咋可能給族人xǐnǎo洗的這麼徹底呢!

「你們要是愚昧,這世界上大概也沒聰明人了。只不過你們在雲端站久了,也在井底待慣了。

以前是自詡身份,不想下來;如今是心生畏懼,不想出去。

但外界的變化不會因為你們而停滯,但長白村卻是因為你們所為而不斷衰敗。

可悲的是,你們明明知道,卻沒想過改變從而拯救它。

如今我來了,我想拯救這個我的祖祖輩輩為之付出了鮮血和生命的村子,或許,我不該期待你們的幫助,但也絕對不允許有誰拉我的後腿。否則……」

雲舒的的手在書案一角輕輕一掰,只聽「咔嚓」一聲,書案的一個桌角就斷了。

然後雲舒輕輕一握,拳頭大小的桌角就被震成了粉劑。

眾人忍不住把那桌角帶入成自己的脖子,下意識打了個冷顫,這簡直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啊!

畢竟在場所有內門弟子,都見過那兩具美麗的日本女忍者的屍體。

醫老親自驗的屍,兩具身體上沒有任何傷口,皆是一招斃命。

等眾人回過神來,卻發現使用暴力威懾了眾人的薩滿大人居然不見了,更恐怖的是,他們之中,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她是如何躍過這麼多人走的。

而事實上雲舒只不過是使用了一個小法術,弱化了存在感,然後使用了隱身符,從他們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走的。

雖說她也知道想要改變長白村這些人的思想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,但他們這些頑固不化的老棒子,原本也不是她改造的主要目標。

且雲舒看到那幾個少的可憐的光點的時候也想開了,有功夫和他們在這這廢話,自己還不如去干點別的事。

不說晚上的招待宴,只說松克里宜爾哈和她兒子景顧吉所可能涉及的厭勝之術,就夠她忙了。

還有將祠堂搬到神廟一事,還有雲舒心心念念的如何從神靈口中分得一杯羹……

她忙著呢!

反正不用看,雲舒也堅信,這次,陸不平肯定能說服這些人,如若不行,那她還真不介意再揪出幾個丟進雜役處。

……

所有人都看到了雲舒的決心,長白村的人除了十二位執事中的九位,都看向佟睿。

而佟睿也終於看向陸不平,他臉上的表情沒有因為雲舒的諷刺和威懾而有所改變,眼中也始終是波瀾不驚的神情。

「薩滿大人有了,那麼就請陸執事說出一個能說服我們的理由吧。你也是我們看著長大的,也應該知道,近些年,長白村沒少受那些當局的刁難。

長白山有前朝寶藏的傳說,有倭寇遺財富可敵國的傳說,哪怕我們不摻和,也是一些人心中的眼中釘肉中刺。

有關這些事,我想姜執事應該也清楚。」

姜植語聽到佟太爺說什麼「寶藏」,就知道這把火得燒到他頭上,但他其實真的挺冤。

他之所以接這個任務,那真的是順便,畢竟研究動植物坐在辦公室是不行的,正好這也是一個掩人耳目的方法。

但他真的就是一個純正的學者,關注此事的另有其他人。

不過他也知道,這會兒絕對不能墜了外門的氣勢,畢竟他大小也是個執事。

「佟老,阿林尊主和我是忘年交,我姜植語可以對天發誓,我從來沒做過對不起朋友的事,否則就叫我天打五雷轟。」

陸不平露出一個笑,「佟老,姜執事是老實人,我們大家都知道,您就別逗他了。就像薩滿大人說的,在座的都是聰明人,我也不過是仗著在外邊闖蕩這幾年,看明白了薩滿大人的一些想法,然後付諸了實踐。」

說到這,陸不平有些糾結,說實話,他是真沒想到薩滿大人會耍這樣的無賴,果然,大腿不是你想抱,想抱就能抱的。

至少如今這個投名狀,陸不平就得整得漂亮點。

「薩滿大人之所以允許我們這些人加入長白村,也是發現長白村的發展,其實已經被本身桎梏了。

缺人、缺錢、缺資源,尤其是缺能幫我們在初期成長時抵抗風雨的合作者。

但實際上,我們本身是具備一個天然的合作者的,那就是國家。

無論是因為長白村在戰爭年代與其結下的淵源,還是長白山,她都是首選。

且只要我們還在華夏大地上,就繞不開這片大地的統治者。

先前的事,其實說白了都不過是地方私下裡的動作,諸位也應該知道,若是上面真的要辦長白村,無論是我,還是楊執事,還有許多人,怕是早就回家待業了。

所以我建議,將屯多阿克敦當成一個信號,一個長白村願意向國家靠攏的信號。」

說道這,陸不平忍住快吐血的衝動,輕飄飄的道:「且這都射huìzhǔyì了,如今可不允許私刑了,咱們說屯多阿克敦叛國不算,得國家說了才算。」

不等其他人瞪眼,陸不平趕緊道:「且他供出來的那些日本人,雖然薩滿大人讓人都監控起來了,但捉捕時肯定會弄出亂子,到時候也肯定會引起上面注意,咱們怎麼解釋?吃力不討好的事,何必呢!不如交出去,沒準還能換來一些我們意想不到的東西。」

陸不平這不過是照貓畫虎,加加減減,說的都是雲舒的想法。

但其他人不知道啊!

若說先前認為這廝是個狠人的話,那狠人的前綴還要多一個心機二字。

陸不平能怎麼辦,他也很惆悵啊。

他用了一夜才設立好的人設,說好的冷酷執法者、擁有鋼鐵意志的劊子手,沒用上半天就毀了。

2

書頁
設置
書籤
報錯
上一章 |目錄| 下一章
85度c小說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