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上面电话打过去
2019-03-22 14:43

  小潘一个人在房车里生活,陪伴他的只有这只白猫。小潘心动不已,加了好几个房车微信群,认识了一个洛阳卖家,正好要卖房车。我的房车只有两个地方用得到电,一个是电灯,还有一个是水泵,房车自带电瓶,我的混动车给房车充电。小潘说,他的最终梦想,是买一辆美国的大房车,大概需要100万,里面厨房卫生间客厅一应俱全。

  昨天早上,朱大伯在江边跑步,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房车。“停了一个多月了,一个小伙子一直住在里面。天气慢慢冷了,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……”

  昨天下午,按朱大伯的指点,我在钱塘江边找到这辆房车。一排十来个车位,它停在最里面,是一辆白色拖挂式房车(没有发动机,要挂在机动车后面拖着走)。

  目测一下,长4米多,宽和高都2米多。两个轮子上了锁,挂着黄色牌照——浙AY×××挂。遮阳棚开着,地上一双拖鞋一双运动鞋。车门贴一张A4纸——本车门锁脆弱,请勿扳动。内部只有生活用品。如有不便,请联系189××××××××”。

  敲了敲门,没有回应。照上面电话打过去,响了三声,一个年轻小伙子接的,我说我是记者,过来采访他和房车,小伙子十分热情。

  里面空间不到10平米,正对车门是小厕所,右边是上下铺,上铺放着很多杂物:餐巾纸,吹风机,护肤品……左边两个面对面卡座。车门左边一个小台盆,上面一个小水泵。下面小抽屉放着三大桶4.5L矿泉水。

照上面电话打过去

  喜欢房车是在去年。小潘翻看手机,一个汽车论坛里有个帖子,有个男人带着老婆孩子,开着房车去新疆、内蒙古游玩。小潘心动不已,加了好几个房车微信群,认识了一个洛阳卖家,正好要卖房车。

  “人生在世,对自己好点,享受一下真的很有必要,你不知道意外和明天谁先来,要做自己想做的事。”小潘说。

  23岁的小潘,看去比实际年龄成熟很多。跟我聊天时,他坐在沙发上两臂伸展,始终带着笑眯眯的表情。

  小潘老家江苏连云港,爸妈20多年前离乡背井来到杭州,做水电工。小潘在老家当了几年留守儿童,读小学时来到杭州。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都是杭州读的。

  “一开始,我觉得自己傻乎乎的,啥都不懂,做了夜场服务员,改变蛮大。因为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,也明白怎么识人和跟人打交道——看精气神还有谈吐,大致就可以知道这个人。

  “千万不能和两种人在一起:吸毒的和萎靡不振的。萎靡不振的人负能量非常多,他不但自己意志消沉,也会影响其他人。”

  小潘夜场服务生做了好几个月,昼夜颠倒强度又大,经常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,后来经常流鼻血,医生说,就是累的,小潘就从夜场辞了职。

  “十几年前,大关都还不算市中心,房租便宜,他们就一直租在那里,也没有买房的打算。前年,大关房价1万多2万不到,五六十方,总价一百多万,贷点款还是能买个小套,可我父母一直犹豫,因为老家还有房子,他们也没想一直留在杭州,赚了钱还是要回去。结果今年,大关3万多一平方,买不起了。后来又慢慢发现,老家也回不去了。大城市欲望太多,外卖、快递多方便。小城市哪有这些?”

  小潘父母现在还做着水电工,还在大关租房住。去年小潘买完机动车,手头其实没什么钱,加上今年失业了四五个月,现在也还没找到事情干。

  “生活已经很艰难了,节衣缩食的日子过惯了,总想过一些自己的生活,所以看到这个房车,真的很心动,当时又没钱,只能贷款买。”

  10月初,小潘开车跑到河南,买下房车,拖回来,停在钱塘江边——江边视野开阔,风景好,关键是这一带目前停车还不要钱。

  “我的房车只有两个地方用得到电,一个是电灯,还有一个是水泵,房车自带电瓶,我的混动车给房车充电。

  “从河南开回来,上牌花了两天半,因为没有动力,不涉及摇号问题。我这个是二手车,好上牌,因为之前质检过。

  “限不限号?我问了交警,因为拖挂式房车没动力,限不限行跟随拖挂它的车,如果前车不限行那它也不限行。”

  “其实打工也有高级打工和低级打工,我是想高级打工,就是当职业经理人,帮老板打理公司上下,这种锻炼自己的能力,储备自己的资源……”

  小潘说,他的最终梦想,是买一辆美国的大房车,大概需要100万,里面厨房卫生间客厅一应俱全。然后带着父母,环游中国。“那种自由的感觉,就像飞一样。”

  很多人在猜测乌镇镇和龙翔街道这个合并的意义何在,浙江特色小镇官网记者今天上午从权威部门获悉,这部分合并的区块,是为了给乌镇互联网特色小镇服务的,这里未来要规划建设互联网产业。

赛车